今天是2020年1月20日 星期一,欢迎光临本站 

民事案件

路边午休遭碾压致死,谁担责

文字:[大][中][小] 2019/8/6     浏览次数:    

基本案情:20181051230分左右,吕某某在肥西县紫蓬镇农兴镇吴新庄树田边上的石子路边午休时,被登记在程某名下的农用货车溜坡碾压致死。该货车当日由程某驾驶,自上午9时许熄火停靠在该条石子路斜坡段,车头位于上坡,车尾处于下坡。吃过午饭后,程某与他人在车辆副驾驶一侧的十多米远处打牌,货车未锁情况下,同去挖树的吕某某工友谢某某擅自坐到货车副驾驶位置玩手机。大约半小时左右,货车突然后溜。程某看见后匆忙跑向车辆,谢某某跳下车,程某上车后紧急拉动气刹,但是未能停止货车后溜,货车碾压吕某某后直至溜到小水沟才停下,吕某某当场死亡。随后,程某报警,肥西县公安局责任区刑警二队受理该案。2018107日,肥西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委托安徽全诚司法鉴定中心对案涉车辆的制动性能鉴定,该鉴定机构于20181030日出具鉴定意见,该农用车的行车制动性能不合格,驻车制动性能处于有效工作状态。20181011日,肥西县公安局决定对该起事故立刑事案件侦查,目前该案尚在侦查中。20181031日,程某因案涉事故向死者吕必来近亲属支付15万元赔偿款,其近亲属出具了收条,确认该赔偿包含在民事赔偿范围内,最终按照法院民事判决确定程轲应承担的金额多退少补,同时还出具了刑事谅解书。另查明,程某、张某甲、张某乙合伙从事树苗经营生意,吕某某等工人一起为三人挖树,工资由该三人发放,按照挖树的数量计算工资。案发当日,吕某某等工人上午即开始干活,午休后下午需继续挖树装树。

原告诉求:原告汪某某、方某、吕某作为死者近亲属,以吕某某系接受程某等三人雇佣在从事雇佣事务过程中受到伤害,雇主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谢某某在车辆后溜当时位于车辆副驾驶室,对涉案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等为由,共同向本院诉请被告赔偿其各项损失784485元。

争议焦点:本案损害赔偿责任承担问题。

法官析法:死者吕某某为程某、张某甲、张某乙等三人提供挖树劳务,在短暂的午休期间死亡,属于劳务期间内因劳务死亡,接受劳务一方应当按照过错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程某将货车停靠在斜坡路段,虽拉上手刹,但是未将档位挂到低档位,而是按照习惯将档位挂在空档,未尽到安全停车义务。其在刑事侦查问话时陈述用一小石子垫在车轮后方防止溜坡,即使属实,该措施显然也不能达到防止货车溜坡的效果。另一方面,其停车后未及时锁门,而是将车钥匙随意放在操控台上,导致谢某某有机会登车从而额外增加货车载重,加大车辆溜坡的可能性。程某斜坡停车疏忽大意未充分做好防止货车溜坡的安全措施,导致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具有重大过错。又因程某等三人系个人合伙关系,程某当日驾车是为了合伙从事的挖树装树事务,其应当承担的赔偿款属于合伙债务,三人负有连带赔偿责任。死者吕某某经过半日体力劳动后在路边午休,其避开货车直线溜坡的正常轨迹,已经尽到了安全注意义务,其亦不可能在午休状态下及时避让溜坡货车,因此法院认定吕某某自身不存在过错。对于谢某某的法律责任,庭审中原告明确请求权基础是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因谢某某与吕某某是工友关系,不属于本纠纷的赔偿责任主体范围,故原告要求谢某某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不予支持。基于上述分析,结合吕某某的居住、生活、收入及家庭成员情况等因素综合分析,法院认定三原告因其亲属吕某某死亡所造成的损失为412430元,扣除程某已经支付的15万元赔偿款,程某、张某甲、张某乙等三人还应当赔偿三原告262430元。

判决作出后,原被告均表示服判息诉。日前,被告程某、张某甲、张某乙已履行了支付全部赔偿金的义务。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